喜欢的太太都走在逆春江cp的路上

目前
杨裴 蝉吕 约铠 亮备
白all 沉迷gb 武狄
邦信邦 不吃O吃女AxA
我爱至尊宝
周星星先生
以及岳云鹏小哥哥
是我男神
之前吃的好多已经变雷…
吴磊和路小佳也好好看呀…
原创都是互攻

【陵铠】箔本(片段持续更)

一句话约铠

算是约稿然而我的金主特别棒
_(•̀ω•́ 」∠)_所以发片段完全没问题

具体就两人之前就在一起过但是铠不记得了后来不知道为啥大漠上碰到了,躲避风暴时旁边有旅人(男女)在做爱,兰陵王就在想铠这个人,后来调戏了铠一把,突然发现铠会拒绝他惹。

看来是自失忆以来并未与除了百里之外的人行过情事。
更对女人下半身的见识了。
大抵晓得有不同处但具体没见识过。

世间往昔的罪与欲他皆遗了便只剩一个赤条条的人,除了来自本能微弱的求生欲。
他只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要活着去见一个人。
虽然每念及此就会像在胸腔也积了血。
后来便知道了这叫亏欠。
像是行事间不诚的教徒,认定活着便是为赎罪然其本性不就是所追求的赤裸裸的神明。
也就只剩下这个了,只凭着他人随意匀了色往上面染。要么有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意思。

兰陵王隔着跳跃的火舌看向他,眼中带着晦意,火舌似舔吻在他脸上将他吞噬又吐出。
又转眸扳了扳面甲去想其人意味,他这种背负过多的人(和远走他方的人)不太理解铠对于长城的看法,其他的成员都背负着保家卫国还有一些类似于等待守护的东西,然而只有他是外族人(百里至少也有一半流着大唐人的血脉),心中说是还放着个亲人,但是就算立刻死在沙场上也不会眨一眨眼有什么悔恨不甘。

铠依旧盯着那荒景,略眨了眨眼,火光也给他烘了层暖,似乎是和往昔有些不一样了。

那女人同那男人终于在铠的剑半抵在兰陵王肩头上结束。
方才他将膝头顶到了他腿间。

兰陵王又想起来西域的遣言“所行千里路必遇万人性,切记勿悲悯勿贪嗔勿两结意,解时方可复行,不夺而行之有如缰绳栓颈愈行愈紧。”
却是遇良人篇。

兰陵王醒来时
霞光正蔽日
支起身子细小的蝮蛇自散发中游出。




“他就不一样吗?他教你不能和别人上床了?”
“也对,中原有句老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哈哈哈。”
“反正你终归会忘记他。”
“明明离开了我就立马找了个别人…看在你失忆的份上,还是有点生气呢。”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