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太太都走在逆春江cp的路上

目前
杨裴 蝉吕 约铠 亮备
白all 沉迷gb 武狄
邦信邦 不吃O吃女AxA
我爱至尊宝
周星星先生
以及岳云鹏小哥哥
是我男神
之前吃的好多已经变雷…
吴磊和路小佳也好好看呀…
原创都是互攻

个人理解对于这cp:)也是不忍心局限了

半截帝王心思与我个人意淫糅杂在一起
草稿狂书流。
无环境描写(掺上得再来两张(我懒
某种意义上的ooc。
掺的对个人剖解太透了太定性了不好不好
这cp难磕又带感有畜性。
写甜下不了笔写纯渣我又吃互攻谁也不忍心折辱了。
并且还不吃平行世界(不带感了就
所以性子便淡一些。
信略忠些。
闲谈时有人言其蠢
君王一贬再贬还给自个封了个侯爷。
“我本应得的”哈哈哈
笔下略大智若愚虽不善于文绉绉政事但谈情也未是傻逼榆木疙瘩不开窍。
(可惜君王不开腔
知心喜君便“吾心善君,便要将一颗心都捧出来,君是摔了是碾了,吾都颔首含笑拭目以待。”
再说成大俗话就是“我先干,你随意。”
颇有落拓风流意思。
亦不委屈了自己,你不想让我干什么你给我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说我就封侯。
也是在君王还在犹豫的时候此人该不该杀时给自己封了喉。
不留后路,对谁都是,然“信一生未留憾事”
(对个人自称并不严谨并不是好学之人就是懒得搜了)咋)哪不对你给我说你不说我咋知道我不知道我咋改)哈哈
单我个人并不信忠义两难全。但是君不信臣。然后呢?那有何难。
啊终于知道为什么总觉得ooc了。
这个韩信似乎少了骄纵意气。
但是…风霜雨雪折辱负气年少时便吞尽了
如今刀剑枪戟羽翼已丰便伤不着里子了
阴雨天会痛的仍是年少时吞的凉刃
但是翎羽,年少时会连同自己及所爱皆伤的森森翎羽已经会懂得收缩合拢了外面再也无法插进刀刃,内里的柔软绒毛已经会将善拢于翅下。
羽翼已丰一举千里。
少时无可爱者亦无可护今已无稚便能更爱人。

非要去牺牲小我的,那是你的选择。
但请不要后悔,后悔才是对故人的亵渎。
对情对义对生只一次的…也会犯错?
思虑不周?对自己的几斤情义掂量不清?
所以等他死了才后悔?或者只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情深来达到自我感动自我满足?要不就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混账。
所以说在文中就把刘邦拆开了看、他才不会后悔。他把连同自己的都掰开碾碎了。
去看。
纵成飞灰,也是飞蛾扑火后泯成的飞灰。
他偏不让他时势再胜。
肉骨,除了血,皆泯于土。
除了腔血因太热怕熏了你,其他的骨肉皮囊、连同执权的手执枪的掌,皆付汝。

可能因为和他人观点不同ooc了。
毕竟是被人称过人渣的(虽从未谈情…可能身未在局中对情爱什么的有点误会
下次全剖开看看是不是对cp印象除了情色程度不同以外(比如天天想太阳约铠然而并不敢搞东皇)其他都一样?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抱歉因为文主刘邦所思故先于正文前加上个对韩将的草稿流领悟(我废话真几把多
好了终于可以搞正文了!

将军,不,现在可以叫侯爷了。
侯爷把得令说得像市井小贩的得嘞,也有可能是地方人家负气时说的嘚嘞。
九重天朝奏,三千路夕瘴。
余下诸臣屈膝颔首并不敢多言语。
帝王看了他一眼。
虎贲仍昂着头,神色自若,一双漆目中淡淡蜷着眷恋。
直缠住了帝王的七窍,心底虚虚实实似这忤臣把眼睛里的那团情爱从他七窍探了进去然后再在里面打了个结塞了团棉花,自此来汲取他的鲜为人知他的情欲满底。
征服的老虎令他骄傲,但是剪不折趾爪绞不断利齿近乎惶恐。
连同头里的对不知是断老虎趾齿的计划虽慎密却唯恐一漏及对自己情义的迷惘绞在一起。
是形势所迫 但是那样不带犹豫不带后路的谋计令他凛令他盲。
妄图把自己了解通透,他知愚昧庸俗无知自傲的痛苦。
他抓着了天下,待疆土如同自己的情人,更要把执掌天下的自己也画好了疆域。
然韩信于国中功高震主,自封万户侯,在他自己的疆域上仍是。

评论(4)

热度(22)